子鹿鹿鹿白-

鹿白/路逍遥.
🍓

4.10雷总生日快乐啦.


迟到(..就这样吧(..

文枯(.
写不出东西(.
😭

【瑞嘉/R18/ABO设定】兽性.

简单粗暴它就是一篇车.

瑞嘉*瑞嘉*瑞嘉*

给这个宝贝儿写的@姜沉 

食用愉快 OOC属于我.
GO.
走链接.

轻微捆绑+轻微暴力向.
————

https://shimo.im/kXoPoyibbW05IWkn 

【雷瑞/校园pa】Basketball.暗恋

雷瑞*

算是个续写之前的那个车因为看到有小可爱想看(emm.
之前的车动态里有可以翻emm.

老师雷x学生瑞*

如果可以
Go.
————
00.

球场上挥洒下的汗水,带球突破过人娴熟的技巧为雷狮挣足了尖叫声.年轻的他混在一群高中生里似是没了差别.擅于把握观众心理的他总能恰到好处的炫技一般,引得观众席上下欢呼声一片接着一片.微微上挑的眉毛与带着些许不驯意味的眉目,就连露出的虎牙也有了示威的味道.
偶尔瞥出的目光,穿过了观众席飘向了护栏边,银色发色的人影沉默的站在护栏外一言不发,而球场上的人却自顾露出坏笑向人比着口型:

“等我.”

格瑞是看懂了口型的.伤神的无奈拉了拉发带嘴角微抽挑眉比了个Bad.的手势回应了人一个口型后扭头就走.

“别想.”

说不清道不明的哭笑不得的感觉让雷狮在后半节篮球中打得意外的强势.在人群簇拥中结束了训练,阳光的气息扑面而来,送水的人大可以排队了.在不解的目光中一一回拒了这波人,拿了毛巾就出了球场.
寻思着要怎么去和格瑞搭话,不算僵化的关系却似乎在被格瑞刻意的躲避,原本应有的接触却被远离,这让一向逍遥自在习惯了的雷狮有些雾水和郁闷.
挠头在自动售票机前随手买了瓶水打着哈欠打算回去睡个午觉,回到办公室时却发现桌上多了份三明治.压着的纸条上写着:顺便.旁边画的星号似乎在刻意提醒他 别多想.
这份午餐来的有些让雷狮感到意外,轻笑一声拉开座椅坐了下来.托腮指尖轻敲桌面,阳光播撒进来,微眯眸子懒洋洋的样子像只睡着的大猫.站在门外的面无表情的格瑞瞥见雷狮一脸享受的样子嘴角轻微上扬,随手带门就走了.叩门的声音发出的细微声响不自觉的让雷狮回头张望了一眼.
雷狮是发现了格瑞存在的.殊不知格瑞却真的掉头就走.逼得雷大爷心里有点无奈.干笑了下起身拿了件外套就往外面跑.

01.

雷狮认识格瑞的契机不仅仅只是因为拜托格瑞帮忙签教案本.也不仅仅只是因为篮球.
雷狮作为老师进入学校开始就注意格瑞很久了.可能还说不上喜欢就一点点好奇促使他去接近格瑞.虽然经常碰壁四处挫灰而铩羽而归,但却依然对他兴致勃勃.好不容易尝到了甜头,事后却像周期性函数一般逐渐被疏远.百般无奈下雷狮却仍旧兴致高涨.

可格瑞不冷不热的样子,像是只深藏于阴影里的猫.绛紫色的眸子里永远刻有着独属于猫科动物的神秘.他身边的气压仿佛是在刻意隐瞒他,可越是这样,雷狮越想把他从阴影中拽出来.

球场上跳起的身影,绚丽的球技似乎对他没有吸引作用.格瑞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闻风而来,在他的周围像蜜蜂一样打转.他会远远的观望,可也仅是一点点,远远的.偶然间的视线的交错也仅是一秒钟的事情就被避开了,淡漠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越是这样的人,越缺乏安全感.
这是某个骑士信心满满在他充满鄙夷与不信的目光下告诉他的.
他们深藏自己,深藏自己的感情,深藏自己的欲望.明明近在咫尺却刻意疏远,明明触手可及却擦肩而过.他们给自己买了口棺材,把自己安葬在里面,仿佛从来没发生过.
格瑞瘦削的脸上总是充斥着淡漠的神色.似乎对所有事情都表现出不关心的样子,实质上对事情的把握却又很是到位.他捏准了雷狮的心,

却没算准自己的沦陷.

02.

刻意的隐瞒感情并不好受,格瑞会关注雷狮,他的视力很好.当然仅是相对于观察雷狮而言.即使是在汹涌的人潮中,他也能一眼望见雷狮那标准醒目的发带.但也仅是观望.并不会刻意表达感情的他选择了回避,在雷狮一步一步的挑衅下选择了无视.他知道雷狮在逼他,明明是个老师结果却表现的跟个初中生似的幼稚.
但这并不妨碍格瑞.某种程度上来说,格瑞意外的享受着这份特殊的喜欢.雷狮有些不甘的抓狂,一步一步施展着更强的攻势却总是灰溜溜的告终.

“喂..格瑞你最近咋了啊.”
身为格瑞发小的金比格瑞低了一个年级,虽然有些神经大条但自家发小身上的微妙变化也不是说视而不见.准确的来说,他周边的气场没有原来那么锐利了,似乎柔和了一些.
“你别多事就行.”
可能还是第六感又出问题了吧.得到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回答有些让金习以为常的点点头应了两声也就不再多嘴,小声嘀嘀咕咕着格瑞为什么老是这样发着牢骚又四处晃悠去了.
确实,这问题也问住格瑞了,就像钟表一般精密的生活中突然横空直入的多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在你的世界里翻天覆地,害怕失去又不愿轻易靠近.说不上是胆怯却又有一丝的为难.格瑞半倚靠在桌上,半开的窗户吹进来的风带有着夏日特有的微咸气息,混杂着阳光的味道散入房间里.格瑞微合着眸子索性整个人趴在了桌上,倦意袭卷而来,操场上传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也逐渐远了.
等格瑞再次醒来的时候下午自习课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时球场上总会稍微有片刻的安静.原本球落地时的清脆声音在这种时候会变得十分悦耳.格瑞半伸了个懒腰,起身出了学生会专用教室下楼去买面包,停留在自动贩卖机前时却遇见了熟悉的身影.
雷狮比人高出一截的身高在平地上颇占优势.刚从球场出来全身散发着还未完全散尽的阳光气息朝格瑞扑面而来.忽然腰间传来的暖意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哟.还吓着你了?”
在格瑞半愣半醒的突然僵住的动作旁,雷狮自顾手法娴熟的在自动贩卖机上买了饮料,从格瑞腰间抽手晃了晃手中的饮料微微皱眉.
“这是在学校.”
“天黑了也没人看得到.”
懒洋洋的声音飘乎在空气中,雷狮眼底的笑意与他手指向的体育馆方向的不明暗示让格瑞耳尖染上了一丝红晕.格瑞轻嗤一声,回过神来以后迅速解决了晚餐问题,在雷狮面前打了个响指就头也不回的回了教室.雷狮仅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单手扣住听装瓶罐眼见着格瑞逐渐缩小的背影,耸肩离开.而格瑞在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心底的波动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了.

越来越多次的心跳声与越来越微妙的关系在空气中产生了轻微的碰撞促成了火花.

格瑞试图维持的微妙平衡似乎在雷狮刻意的逼迫下天平向着他的一方倾斜.
又是一节体育课.
一如既往的随意的上课风格,示范动作时雷狮被风撩起的衣摆下露出的匀称的肌肉线条却也又是引得一群咂嘴吞咽的声音.格瑞半眯着眸子蹲在篮球模块队伍的最左侧,耳朵上甚至还挂着MP3的耳机线,感受到前排传来的不明目光,自觉收敛的轻哧一声收了起来.
自由训练时间时格瑞带着耳机在台阶上坐了下来.托腮撑膝微风将篮球场的嘈杂似乎和他隔离开了.雷狮走到哪都能被围着,学生们刻意做出来的不规范动作仅仅只是为了能和他多一次接触.雷狮似乎毫无察觉还很乐在其中的一把手一把腰的认真规范着他们的动作.
-奇怪..什么时候雷老师上课也会亲自下去纠动作了.这家伙哪节课能安分守到下课过这几节..课咦?
格瑞走神的片刻却被雷狮扑捉到了.准确的说,雷狮的余光在他身上,眼见的雷狮从不远处抛来的笑意格瑞面无表情的比了个口型以示回应:
“上课.”
雷狮遗憾地摇摇头笑意不减瞄准了格瑞起身的去向又投入球场中去,难得的下课铃一响雷狮就离开了球场.随手套上外套大步跨前去找他的心上人.

“雷老师不是很乐在其中吗.”
格瑞带有一丝嘲讽性质的开口刺激的雷狮有些意外.似乎是刻意选的地点,篮球场连接的后院,因为远而少有人至,校方却毫不吝惜钱财问题,依旧把这打造的有模有样.
雷狮上翘的嘴角不语,声音回荡在耳边径直走向半靠在长椅上的人.
单手撑住椅背单膝抵住椅凳重心下移空余出来的另一只手挑起面前人的下颚,格瑞难得的没有抵抗,眼神散发出来的慵懒气息却又像在挑衅.
雷狮拇指指腹按上人的皮肤向上刮蹭时停留在人的嘴角,轻微用力迫使格瑞抬头.雷狮的动作没有什么停顿与犹豫压在长椅上的手改扣在格瑞的后脑上,在咬住格瑞下唇后另只手环住了格瑞的腰.明明不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可好闻的洗发水香味萦绕在格瑞鼻尖却又是那样猝不及防的温柔.僵直的身体与青涩的回应让雷狮很容易就占据了上风,暗地笑着探入人的口腔,挑开格瑞的牙关在人口腔里肆虐索取,舌轻悄掠过时总能让怀中的人一阵激灵.
在格瑞象征意义上的伸手推搡了下雷狮的腰时,雷狮才在人唇角又是吻了片刻抬起头来.
“怎么,你不也是很乐在其中吗.”
“性质不一样.”
格瑞指了指自己脸上难得的泛起了执拗的神情.还未散尽的红晕让两人之间看起来有些暧昧.
雷狮有些意外,挑眉扣住人腰间的手用力,嘴角上扬带起笑意,意味明确的问道.

“真是难得啊.学生会会长还会吃醋了?”

格瑞半握成拳的手刚打算压在雷狮身上却被雷狮恰到好处的接住了拳头握在手中.

“给格瑞小朋友道歉.还有吃醋一说.”

半开玩笑的意思让格瑞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满意的点点头,从人手中挣脱出来反手搂住雷狮的腰,似乎在刻意强调所属.好闻的洗发水香味萦绕在鼻尖,心跳声甚至在呼吸间都可闻.

“格瑞.”
“..”

少有的主动带着些许仓促,雷狮眼底由惊又归为平静.不算绵长的吻默认承认了恋人的关系.

——TBC——
应该还会接着的(..吧
希望有人看(..

想写的就是那种格瑞和雷狮之间性格有些矛盾然后两人都很难表现出来的喜欢(..

拖了这么久我..!!

【嘉雷/R18】So Sweet.占有欲

是我我又来了
把之前的车车给补上
嘉雷* 嘉雷* 嘉雷*

之前多少有点剧情吧 想看的可以翻翻动态pei.
然后 Let's go.
——
https://shimo.im/doc/HAN0IA1Px701cOI1

【嘉雷】So Sweet.

嘉雷*

一直很感兴趣然后终于写了*

要是没感觉就换个梗起飞嘉雷(.. pei.

算 算是个点文.是甜向的!!大声.(..
私设两人住一起.

如果可以.
Go——!

01.雷狮视角.

雷狮又出去打架了.

手臂上与腰间覆盖上的暗红色的伤疤无声的诉说着这架是打得有多么严重.紧身背心早已润湿,铁锈味弥漫在空气中使人不自觉地皱眉.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雷狮就径直倒下去了.甚至没有发觉近在咫尺的嘉德罗斯脸上阴霾的表情.

“喂..表情这么严肃干嘛.又不是第一次成这样了.”

几近挣扎地从沙发上坐卧起来的雷狮面部表情略微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嘴角微微上扬勾起常见的弧度,瑰红色的眸子里若有若无还是挑衅的光芒.话语间全然不像个披红挂彩的人.
嘉德罗斯闻声微微挑眉一声轻哼闷在喉咙间,确实他也不止一次看到雷狮这样了.只不过每次都很欠揍.嘉德罗斯抽走了雷狮坐卧后的靠垫,单手抵住雷狮的腰,另只手撩起润湿的背心.猩红的血液顺着伤口犹自往外冒,伤势比他想象中还严重.拇指指腹触碰到伤口外侧向里,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神色略显不满,指腹按压的力度加大,紧接着响起的自是雷狮闷哼的声音.

“喂..!你这是蓄意谋杀我啊.”
“闭嘴.”
“嘶..!!”

嘉德罗斯抵住雷狮腰的那支手抽出后猛的握住人的手腕,雷狮甚至听到了骨骼碰撞的声音.
金黄色的眸子里忽明忽暗闪烁着些许暴躁的光芒.雷狮少有的看嘉德罗斯气成这样.
-啧..我又不是第一次伤成这样了.
雷狮欲张口再打几句嘴炮,虽然身体上是受伤了,但不影响嘴炮的发挥.却被在眼前放大的面孔吓了一跳.唇间传来的温热触感让他放松了不少.干燥的唇舌在来势汹汹的入侵者的纠缠下,逐渐恢复了活力.嘉德罗斯很容易取得了上风,扣握住雷狮手腕的手改扣为环.借势翻身压上沙发.眯眸收起往日的桀骜不驯,刚欲张口却被雷狮抢了先.

“怎么.大赛第一还喜欢骑乘啊?”

02.嘉德罗斯视角.

雷狮进门后倒下的身影嘉德罗斯立刻就明白了.这家伙又出去打架了.屡教不改,说什么都不听刺激的嘉德罗斯脑间火便冒了起来.
眼见雷狮几近挣扎的样子却是手中力道逐步增加,面无表情的神色屡次溢出不悦的神情.指腹传来的温热感与润湿感他知道,应该对雷狮这个伤员轻点.可雷狮瑰红色眸子里忽闪忽现的挑衅意味让他很不爽.手中力道不自觉的加重.嘉德罗斯不是刻意想抽走靠垫.可要是不抽走靠垫.他怕下一秒就举起靠垫闷声向雷狮这张让人生气的脸砸去.

嘴炮雷狮确实是打爽了.

嘉德罗斯紧接着对他全身的伤口每个都进行了亲密接触.金黄色的眸子里染着愠怒的色彩.高高昂起的拳头只差落下去就能出气可出奇的嘉德罗斯在落下时却收起了拳头带起的劲风,食指指尖顺着雷狮的轮廓向下,滑至下颚时指腹向上钳住雷狮下颚迫使他抬头微张口.白皙的脖颈暴露出来,喉结一上一下的样子勾出好看的弧度.
嘉德罗斯略微低头咬住人的下唇,带有惩罚意味的用力,眼神外扫似是在示威.轻悄地挑开人牙关,绵软的舌却被对方很好的接纳了.眉眼挂笑,雷狮却觉一股甜味溢满唇间.嘉德罗斯微抬头半侧过脸哼了一句:

“甜味或许可以转移痛觉注意力.”

不知是何时度过来的糖让雷狮微合上眸子享受起嘉德罗斯少有的温柔,脖颈间传来的温热的气流的接触感让他不自觉抬手,却被嘉德罗斯恰巧握住.雷狮不自觉的挺直腰背为弓形,口中无意识的有轻哼声冒出.

“别动.或许我该宣示主权一下.”

嘉德罗斯撑起自己舔唇虎牙露出来的样子让雷狮心脏漏了一拍.微微皱眉似是铁锈味溢满口腔让他略显不习惯.
-啧不妙啊..。

——TBC——

就是想写下这种..怎么形容.

想写下去接着怕不是就上车了..pei(本性暴露.)

算是个短打.

有人看就接.没感觉就飙个嘉雷车.我怎么这么唠得(..


@风信子 查收..!改了一些东西emm.!


65fo/国庆带梗点文

CP向:雷瑞/安雷/雷卡/嘉雷/雷祖

可以有车
带梗点
之前的雷瑞校园pa的车的续集已经在写啦.
想看的小可爱们你们再等等我(..
希望有人看吧
啾.
占Tag致歉.

【雷瑞/R18】Basketball.加训.

雷瑞 雷瑞 雷瑞*
校园pa*
老师雷x学生瑞*
之后有车*

一个刺激的开车.由于弧长周弧的原因本来上周发的生生拖到了现在.
哎.

如果可以 走链接.
Go.
————

https://shimo.im/j0r1505eBEck79k7

【雷祖/甜向番外】猫拟——假如祖玛是只猫.

雷祖*
如果祖玛拟猫*日常镜头向

OOC慎*
高甜*

如果可以——
Go.

00.

雷德清晨醒来.身侧的温度有些不对劲.
不像阳光的温度,比阳光要更温暖些.也不像人的温度,还会有毛绒绒的质感.
正企图翻身坐起的人下一秒身体就又略显僵硬的半横躺在床上.微躬起的身躯形成个弧形,圈在里边的白色绒毛球体,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喵..——”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铺洒了进来,一点一点像被子一样盖在床上.呆愣在那的只有雷德,身前的软物怡然自得.

“祖..祖玛??”



01.

百无聊赖的夏休期似乎没什么事做,雷德眯眸托腮瞅着正趴桌上梳理绒毛的猫.心里接受速度很快变沉浸在日常吸猫的愉悦之中.
白色的毛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微黄,雷德试图伸手褥进它脑后的毛里,嘴角以难以察见的弧度上扬,眉梢带起笑意.

但是它好像不打算搭理这伸过来的手.
低头轻嗅人手上的气味,鼻尖微微颤抖,再次抬眼时,晶亮的眸子里换上了一幅我就知道的意思的表情.
微微打了个哈欠,轻轻舔了舔人手背眯眸带着不屑的神情转身.
它晃悠着重新在阳光下趴下的身影气得雷德嘴角略微抽搐,自认无奈,学着它的样子弯腰倒趴在桌上叹气.
今天的雷德和猫的进展怎么样呢.

“改不了的性子.成猫了也没变..!!”

02.

雷德最近越来越少出门了.每天沉溺在养猫的温柔中以至于嘉德罗斯进家门直皱眉.
背倚着沙发刚泡好的红茶放在茶桌上.微合着眸子似乎在闭目养神梳理着毛发的猫从沙发上小跳到茶几上.
腾腾上冒的热气蒙得它眯起了眼睛,前爪象征性地上扬挠了挠脸,胡须在动作下轻微的抖动,无意识的猫叫声荡在房间里.

“喵..”

雷德蹲在一旁嗤笑出声,瞅着它被热气扑面而弄的难受不已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摸到它背后试图从背后抱起它.
然后,
吃到的就是一记厚实的猫垫子的攻击.
雷德感觉到它的眼里就是一副男女授受不亲,本小女王岂是尔等能随便碰的存在.

“真当是养了个祖宗.”

03.

自己家养猫,居然喜欢吃草莓.
这真真有些让雷德意外的头大.
在雷德的印象里,猫不就该好好吃猫粮,乖乖喝牛奶的吗.
自己家的小女王,离了草莓就闹脾气.气哼哼的样子霎是委屈.可是水果这种东西,吃多了对猫的肠胃又不好,每每又会看到它难过的样子又于心不忍.
大概雷德想了个好办法.
大概.

“亲一个,给一颗.”
“祖..祖玛??”

“喵.”


——END——

一个小番外吧算是.
本来打算写七夕贺文无奈开学拖到现在(。.
有人看吗 小声
有人看我就继续写下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