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D这儿花央/鹿白/路逍遥,叫啥都行x
cos/语c/绘/文/章等圈x 最近中毒农药♪

【瑜乔】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你。

“你盛装出席之日,我定迎娶。”

#满口玻璃渣系列么么哒#
#虐乔不虐瑜 呸都虐#
#辣鸡文笔orz#

No.1 乔
她是生来的魔星。
天生的魔力与睿智,无拘无束,看起来柔弱的小女子,却拥有匹敌万军的力量。
没有成为姐姐那样优秀的女性也无妨倒是自成了一派。
人人都笑她的乐观,认为她是个被惯坏了的女孩儿殊不知他们所认为的女孩儿却悄悄成长为能震慑对手的大姑娘。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亲近她,除了他。

No.2 瑜
他与生具来的控制力与领导力,让他走向了战场这个不归路。
面对他冰冷的面孔之下无比颤抖投降,他是个身披众恶之血的人儿。举手投足之间无比彰显着大都督的豪气范儿。
他说他坚不可摧。不管是内心,外心还是别的。
落下了许多诺言等着实现,他一心却铺在疆场错过了许多。
直到遇到了那个姑娘。

No.3战场之上不分男女!
沿海地区蔓延传起的怪病引的阵阵恐慌随之而来的暴乱无法抵挡,下派周瑜前来镇压。
兵荒马乱用在这儿也不为过,人们脸上写着的恐惧与他们的心跳混合在一起空气中跳动着复杂的情绪。周瑜一幕幕看在眼里,这个铁血大都督也无不为这番场景动容。
“染上病毒着,皆杀!”有限的财力人力物力无法让所有的民众得以脱身,周瑜眉都不皱的下达了去除病源的命令,转身去向下一处。有的人不满跳起来口里满口胡言,咒骂声此起彼伏。
周瑜站在江边一人叹气自言自语:“若是能救天下人何不去呢…?但为救小家而失大是不谋之策啊。”
江边雨雾缭绕,少有的湿润天气润的周瑜烦躁的内心也安静下来。江边还有几户人家亮着灯不免引得周瑜皱了皱眉。
见着就看到有个姑娘破云踩雾的朝他走来。淡粉眸子里闪现着不悦的目光。
擦身而过时周瑜只觉鼻息间缭绕着淡淡的花香。接着就是一句:“都督,你别太得意了。”少女拎着和她身材比例不太一样的扇子和他擦身而过,不作停留往他来的方向去了。

扇子一开一合,她收了一个斩杀病源的官兵,原本清亮澄澈的眸子里亮起了不悦的杀机。
扶起病源,微笑着回一句:“快走吧,离开这儿。”
等周瑜愣愣的从江边反应过来再赶回来时,小乔已不知救回几个,他没想过一个柔弱姑娘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还有强大的能力。而这姑娘根本无视了他抬手就是一阵风举扇就是一顿狂扁。
“把她带走。留活。”
黑黑的人影围绕着少女埋下了陷阱,待她踩入就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黑压压的大牢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大都督把自己带来了这儿,索性也不睁眼就这样睡过去,明明知道他人就在那可偏是不愿理。
“你醒了就别假睡了…。”周瑜难得的满头黑线。
少女翻身坐起歪头冲他嘻嘻一笑,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很没形象的在陌生男子面前活跳脱跟着也黑线起来。
“你是谁。”
“小乔。”
“你难道不知道应该除去病源才能带走别人吗?!你以为你是谁啊,能救所有人。”
“你难道就不想救他们?难道你就愿意看着他们恐惧的表情而无动于衷?”
“你个小女子懂什么?”
“战场之上不分男女。这是家族教会我的,大都督,我说了,你别太得意了。”黑压压的牢房间少女明眸皓齿映的周瑜一阵心乱。
在几番争辩下周瑜答应了她的空气传染理论,小乔脸上泛起了桃红,周瑜坚韧的心第一次觉得这姑娘甚是可爱。

No.4我不相信别人,我只相信你。
平息了这场动乱小乔弯眸冲周瑜笑,平生第一次邀请一个人为她留下:“周瑜,要不…你留下来吧…?”
“好。”他甚至没有想过国家是否会对他召回只是这个少女的一颦一笑就引得他落下了誓言。
谁会满人意?周瑜最后还是没有留下在收到召回令后在棉布上题下一笔:“你盛装出席之日,我定迎娶。”
“你不会回来了…对吧?”哑然失笑。
尽管如此,小乔第一次为自己开始绣起了嫁妆,第一次眼眸中流露出温婉的神色。
“说迎娶…骗人的吧。”

总有人谣传周瑜大都督死于赤壁之战的事儿,初闻时小乔不以为然,渐渐传开了总有人来敲门问她:“周…都督是不是…?”
“闭嘴?!!!!!”
闭门却是小乔独抱着一直单独放在柜子里的嫁衣无声的落泪。
“你不是说,要娶我的吗…。我还在等你呢…。”
只身一人去了吴国,也没逢人就问周瑜,一个人悄悄的混进了军营被当年的官兵给认了出来。
“乔啊。”
“都督已经走了,那个…墓…。”
少女瞳孔逐渐放大,人后半句都没听清转身就跑开,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不停的跑,身着华丽嫁衣的她,高高的鞋跟与华服古典精致的妆容映的亮色。最后停在了一个矮矮的石碑前。
“周瑜大人…。欢迎回家…?你回来啦…。”
“小乔,小乔有很听话的呀这些年…。”
“你知道吗。我真的…。”
“真的很喜欢你呀…。”

“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你。”
“你也给了我最真诚的回应。”

矮矮的石碑上铭刻着周瑜,字公瑾。
矮矮的石碑前身着嫁衣的少女环保着石碑落泪,小乔。

END.
我不管瑜乔就是好好好!!!

【美猴王x紫霞仙子】为何而生-Young and Life.

#战争12题#
#微长篇向 微玻璃渣#
#小学生文笔#


它是个石头里蹦出来的猴。
无父无母。
无拘无束。
它说它生即在花果山这片土地上,死也要护着这片土地。
那时它还年轻。

她是天宫的仙子。
掌管晚霞。
看破数千年的变绝。
她理着世间万千变化,数着日间苍穹上的行星轨迹。
那时她心若无物。

“你的…志向是什么…?”
“哈…?志向…?征战四方护好花果一片山!”
“哈哈…好,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你要护好这片山。

你说你要征战四方。

可惜后来,不复往昔。

“你说,世间到底是什么样。”
“会有山?有水还是有…生命?”
“我想去看看他们说的大海,想去看看他们说的高山,想去看看他们说的一切。”

你说,你想看看这世间的一切。

你说,你想在世间看看这星辰。

可惜后来,我都给了你你却已然忘记。



天,是我的眼;风,是我的双臂;这世间是我傲然的地方!

——

“喂,你是谁?”
“你又是谁?”
“一介毛猴儿也敢闯我桃园?这乃是王母娘娘御用桃园!”
“个屁!管你是王母娘娘还是王母爷爷!都给你孙爷爷滚开!”
一棒子挑飞侍卫,眸子间闪烁着凶光。

……

“天地间再无匹敌之人,你我欲以纵深。”

以天的名义,以神灵的起式,以瀚海之下天地之间为名,孙悟空。
大闹天宫的孙悟空。
西天取经的孙悟空。
齐天大圣孙悟空。

“我…到底是谁?”

……

“这桃园的桃儿小厮果然没骗俺,寡甜寡甜的。”
孙悟空悠闲的倚靠在一棵树上,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动动树桠,好生愉快。
容脸间夹杂着一道道刺眼的疤痕,在阳光的照射下,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微合着眸子一翻身就要睡着。叽叽喳喳的声音映入耳帘,轻微的笑语声回荡在天边。
一觉醒来已是落霞时分,随手掏了个桃儿抛着思量着在哪儿过夜,忽见得对面的崖边坐着个女子。女子青丝垂腰,眸子微挑,不动声色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是在眺望远处的落霞,安静得如一座精美的石像。
“喂你是谁。”

“问你呢,你听到没,你是谁。”

“你这女人是不是耳朵聋啊?!”按捺不住的暴脾气让孙悟空气得一声怒吼。然而迎上他的却是一双没有情感波动的清澈眼神。干净又澄澈。
“你说,一生到底有多长。”
“切。生命这种东西,你想让他有多长就能让他有多长。你们是天神,所谓的不可逆的存在,可俺不信。俺就是要把这天捅出个漏漏出来!”
孙悟空出言的暴戾让女子眉眼间亮起了一抹惊异。起身凝视着他却一言未发。
“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嗯是,生命这种东西,的确,毫无意义。对某些'人'来说。”话落就不见了影。
“切…。神经病。”

“你说,一生到底有多长?”


TBC.


【叶蓝】电梯(不知道取啥名儿)

#电梯梗#
#ooc倾向x小学生文笔#
#私设如果叶修蓝河上下楼#

“蓝河帮哥取下快递。”
“蓝河你要去吃早点哦帮哥带份。”
“蓝河…。”
“蓝…。”
“叶修你怎么这么懒啊!!!下个楼都不愿下!我凭什么给你带啊!!”

一个早晨蓝河已经下了三次楼了,三次还都是为了叶修,蓝河心里苦,最后气得一口闷了叶修挂了电话。这个老狐狸,除了会使唤人还会干啥。
蓝河住在叶修的下层,无奈每次给叶修带东西回来都得坐高一层然后再楼梯下来。
“蓝河啊,帮哥下去买盒烟呗。”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啊有事儿还不自己去办!偏偏使唤我!!”
“行啊那你有本事打过哥啊,那哥就考虑考虑自己去买。”
“……。”
蓝河气得吐血不去又不行怕叶修那个老狐狸又捅出什么幺蛾子来,事儿大了他蓝河可承担不起。垂头丧气的委委屈屈的进了电梯,但他进入电梯时却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

不对啊,我刚没按电梯下行按钮啊。
难不成刚我发呆给忘了?
没有啊,我刚不是在给叶修那老狐狸开批斗大会吗,哪有发呆。嗯那应该就是有人要在这楼下了。
蓝河小声嘀咕着,头也不抬的靠在角落,最后一句时猛的一抬头吓懵在了墙角。
“你…你…你怎么下来了?我…我不是现在出来帮你买吗。”蓝河懵头懵脑的支支吾吾拼凑出了一句话还是抖着说的。
“怎么看你还批斗哥啊。”
电梯狭小的空间两个人一站其实也没多大,此时更是叶修压着蓝河的脚步靠在夹角间,蓝河脸上冒黑线,
“叶修…你…你要干嘛?!”
“哥就看看你。”叶修脸上露出老狐狸般的微笑,右手撑在蓝河头上左腿压在蓝河大腿旁侧一脸认真的仔细盯着蓝河像是在观察小动物一般的眼神仔细盯着他。
“叶修你起开!!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蓝河看着叶修逐渐放大的脸庞多少有些慌张歪头看着电梯按钮键发现一个没按而叶修丝毫没有急着要下楼的样子。
“嗯…?是那个抱紧呢。抱紧?还是报警?啧小蓝眼神不要乱飘,急着出去哥就把每层楼都按一遍看看哪个幸运儿会进来。”叶修撩起蓝河耳畔的碎发轻啄了下蓝河的耳垂用着气音在蓝河耳边小声的说。
蓝河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在升高,耳垂简直红的像两个灯笼一般。努力忍住自己的尴尬闪躲着叶修的一个个眼神,而叶修却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认真的挑逗着蓝河。
蓝河只感觉一股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是唇上腔间的一股烟味儿。
“唔…?!!”
被强行撬开的唇齿赖上了一丝暧昧,狭小的空间里仅是暧昧的烟味。
叶修的发梢挠到蓝河的脸颊,本就僵直的躯体让触角变的格外的灵敏。那一丝的余痒让蓝河不自觉的扭动了下身子好看的眸子里却印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一楼——。”
刺耳的报楼声划破了这诡秘的气氛,懵圈的蓝河就这样被推出了电梯,衣衫不整的就这么出去了。
叶修:“嘿嘿。”
“叶修!!!!你多久按的电梯!!!”

第一次在lo发文后面有点没敢写下去xx大概算个短篇…?

【备香】即使你不再认识我。

#小学生文笔x玻璃渣#
#记忆崩溃梗#
#末日机甲孙尚香#
*私设实验任务、代码 孙尚香是被强行带走

第七号实验机体:孙尚香。
任务代码:L27234
目标人物:刘备
任务地点:王者峡谷

“这…是哪。”

大脑内一片混乱,记忆的碎片勉强能凑出一副完整的画面和处在的地点吻合。
冰冷的机甲带出片片的残影,孙尚香的眸子里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留下的仅是一片冰凉。直立在这片曾熟悉无比的荒原上,紧握着重弩的手却没有松弛的迹象。

再一次见到刘备,孙尚香已经毫无感情,靠着被打碎的记忆与任务的信息勾勒出一个男人的形象,他被任务系统命名为刘备,是孙尚香此次任务的目标人物,所以孙尚香任务机体内就被刻上了这么一个名字。
蹲在草丛里,冰冷的炮口却抵着刘备的后背,专心应对着蓝爸的刘备并没有注意到背后的杀机。
本该在最好的时机开炮的孙尚香却动都没动任刘备小跑溜远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放走了目标。
“啧…。我也有,失手的时候吗。”
虽然不解于刚才的失手但孙尚香却并没有放弃,一路潜行着跟随着刘备。

“香…香?”
“是你吗…?”
“说话啊,回答我啊…?!”
直到刘备发现了孙尚香。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每次都会被这讨厌的记忆妨碍。我是第七号实验机体孙尚香。
不是什么大小姐更不是他口中喊的香香。
大小姐?
大小姐是谁。
而口中却说出了:“我是谁…?”
“你是我刘玄德的夫人孙尚香。 ”

“你是我的大小姐孙尚香。”

“你是我的世界我的唯一。我的孙尚香。”
刘备把自己的炮扔了,斗笠取了,毫无戒备的就这么径直朝全副武装的孙尚香走去。眼眶已早充溢着泪水,泪水打落在心头,似是心头低落的血水。
“你…你…你别过来!!我不是你的什么。我是第七号实验机体孙尚香!!我不该会有这些回忆!!”
孙尚香怒目圆瞪,好看的眸子却映射出充满杀机的绿光,重弩全然没有松手之意反而越握越紧。
“你还记得吗,曾经你打我骂我嫌弃我,但是却又从不离开我。”
“后来你被带走,是啊怪我。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实力与勇气。”
“你知道吗,几天看到你,即使你不再认识我,但我依然对你,终身不渝。”

“Kill him.”
“Now.”
“Quickly.”
任务命令一条又一条的刷新在孙尚香脑海内,冰冷的机甲让她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可是这个男人给她的拥抱却仿佛有着是要将这机甲压爆的力度。
明明赤手空拳。
明明是敌是友都未分清。
可是就这么简单的靠近 拥抱。让孙尚香没有开炮的理由。
即使不明白。
即使记忆被强行打碎。

“射杀。”
红色的字体映在孙尚香脑间,毫无征兆的炮口闪出了火光贯穿了刘备的身体。
“没…咳 没关系,我…爱你。”
“啊————————”
她想起来了。
他口中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记忆崩溃。”
任务命令。

七夕爆肝三篇甜♡

#孙悟空x孙尚香
#周瑜x小乔
#刘备x孙尚香
*三篇之间没有连接关系!各是各的x

1.孙悟空x孙尚香;

孙悟空和孙尚香在一起不是斗嘴就是单挑,两个暴脾气在一起,就是没啥好事儿过。

孙尚香看着周瑜和小乔那恩爱劲也没少生闷气,可是孙尚香哪会让自己如此粘人?她可是孙尚香,千金重弩孙尚香,是个威风凛凛的孙尚香。
就依着这脾气,七夕前一天又和孙悟空吵架了。
孙悟空占有欲很强,但孙尚香的霸气让他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每次看到孙尚香嘴角扬起骄傲的笑容,内心就有一百个自己在对话。

七夕。

孙尚香蹲坐在自家屋顶上,满脸愁容地看着成双结对的人群。
哎。
这样子又是要吵架啦。
怎么办啊。
“香香?”路过的小乔眨着眼睛看着她。
“没去找你的周瑜大人啊。”孙尚香不满的驳了她一句。
“没呢,晚点再说,你知不知道今天七夕啊,还说我呢自己一个人在这儿也不去看看你家大圣。一看就是又矛盾啦。”小乔爬上来坐在孙尚香身边笑嘻嘻的掐着孙尚香的软肉调侃。
“是啊…。”
难得,大小姐也露出愁容。
“你没病吧?”
“病你个鬼。”
“是啊,孙尚香就是孙尚香。天不怕地不怕才是孙尚香。愁什么啊该你愁么,你该做的那就是打!”
是啊。
我是孙尚香啊。
是那个威风凛凛执炮能独当一面的孙尚香啊。
我 愁什么呢。

站在孙悟空的家门口,孙尚香一声:“孙悟空!你给我出来!”
“本小姐孙尚香就是要硬气到底!”即使身高不够但凭借良好的韧劲硬是将脚跟勾上了孙悟空的肩将其压在墙上。
“哼。那你就硬气到底?”孙悟空嘴角勾起了一抹孙尚香常有的骄傲的笑,反手抓住孙尚香的脚腕向外侧一抬脸却一点点靠近孙尚香的面孔。
孙尚香有些发慌,但仍挺直腰板眼睛只瞪孙悟空。
直到孙悟空一句:

“怎么,七夕还好不好好过了?老远就看到你在愁我了吧?俺老孙还是齐天大圣呢~”

“孙悟空你个王八蛋!!!!!”

2.周瑜x小乔;

小乔多少还是有些小失落有时候。
周瑜是个不可多得好郎君,不少人都劝她赶紧嫁了吧。然而殊不知这位铁血大都督却时常缺了小乔的席。
“周瑜大人,后山的桃花开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周瑜大人,又可以做桂花糕啦,今年你会和小乔一起的吧?”
“周瑜大人…”
……
小乔并不恼周瑜的缺席,她知道,周瑜身为都督,军事政治是不能有失身份做出格的事的,可能会因为自己一时任性而惹出麻烦。所以她,选择接受。

周瑜大人,七夕你会回来陪小乔吗。
小乔会很努力的追上你的。
小乔想嫁给你啊。

七夕。

小乔独坐在亭前小院里,特地换上了新衣服的她一手托着腮一只手挑逗着蹲在石桌上的猫。
双眼微眯脑子里一片混乱。
看样子是不会回来啦。
沉闷的扑在石桌上惊走了蹲在上面的猫,院外不远处闹市有敲锣打鼓庆祝佳节的声音。

周瑜大人,你真的不回来了吗。
也好,让小乔一人守着个心愿一点一点更加靠近你。你不来,那就让小乔来追吧。

“敢问姑娘可曾听说过七夕的来由?”
动听的声音惊得半睡半醒发着呆的小乔一个鲤鱼打挺。
“周瑜…?”小乔呆呆的看着周瑜,一时有些尽反应不过来。
“怎么?有些日子不见不认得我了?”
“不,没有,没有怎会…。是小乔不好,居然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呼地小乔闪开了周瑜的视线,安静的看着院里的猫。
“即将嫁给我的姑娘怎会不好,要是不好那你的心思不就白动用了。”
大手一挥,喜鹊似是听从号令一般在空中结阵,一收手单膝跪地:

“敢问姑娘是否愿意嫁给周瑜?”

3.刘备x孙尚香。

刘备失踪了。
什么都没留下,没有口信没有纸书什么都没有就凭空消失了,带着他的炮与鸟。
最不解的就是孙尚香了。
失落萦绕在心间,整整三天孙大小姐气得一句话不说。

没关系。
不就是这个王八蛋失踪了吗。
我就不信他不回来了!
要是他不回来,就算天南地北本小姐也会把他找回来的!

但生活中少了个人,怎么会是想象中如此轻易的没关系。
没有人顾及你的起床气了。
没有人包容你的脾气了。
没有人会仔细给你上药除伤了。
没有人会如此温柔的 照顾你了。
那是失魂落魄的感觉。
就算是骄傲的大小姐也开始害怕了。

刘备。
以后你说什么我都认真听,你快回来吧。
以后我会收敛自己的脾气的,你快回来吧。
以后我不会再乱挑事端了,你快回来吧。
求你了,快回来。
我也不是个,你看到的,如此坚强的姑娘啊。我也会害怕啊。我害怕我会失去你啊。

七夕。

今年的七夕有些不一样,街道冷冷清清不知是邻居出门了还是怎的倒是很应孙尚香的心情,冷冷清清的。
你都消失了快一年啦。
我变得更沉稳了你知道吗,你不在我也在努力变得更好哦。

希望…吧。
你回来看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
可是你多久才会回来呢。
小乔说的是对的啊,等待是让人揪心的。
今天是七夕呢,都得开心点。
蹲在门槛前的孙尚香轻轻抹了抹眼泪,起身跺跺脚抖抖裙衣上沾到了的灰,苍白的脸上努力挂起了一丝笑容,推开房门换换气。

“孙尚香。”

“孙尚香!!!”

“孙!尚!香!!!”
刘备?他回来了?不会吧。骗人的吧。
孙尚香跨出房门抬手触碰到熟悉的人的面颊,有些失神差点摔倒。门外之人立即探手扶住她。
“刘备你个王八蛋!!!”
“对不起。”
泪水夺眶而出:“我不会问你为什么会失踪如此之久,但你要还我。把你失踪期间所欠我的都要还我!!”

“好啊。”眼前之人仍是那么明媚动人:“娶你,孙尚香。”

【瑜乔】起床气er

周瑜有很大的起床气。

自打小乔嫁给周瑜之后周瑜的起床气倒是很少犯了。败在了小乔撒娇般地一声 “周瑜大人”手下。
几天前,小乔说是要出门和孙尚香一起去办事儿。周瑜的起床气又犯了。
每天一早看到大都督阴沉着个脸论谁都要抖三抖暗自盼着小乔快些回来,谁也控制住大都督的起床气,也谁都不愿意往枪口上撞。

小乔是夜里回来的。
猫着腰进了里屋,看着自家相公熟睡的样子眼里藏不住的喜欢,不愿打扰到他便悄声进了隔壁的小屋子里睡。

清晨。
“周瑜…大人?”
“到早上啦。“
“周瑜大人该醒啦。”
周瑜半睁半闭就看到了自家媳妇瞪着眼看着自己趴在床边像观察动物一样的看着他。
轻哼一声周瑜伸手捞起小乔双手环在小乔腰间高大的身躯笼罩着小乔将其固定在自己怀中伴随着小乔的惊呼周瑜满意地笑了。

“不行,出门那么多天连个口信都不传罚你早晨承受我起床气三天。”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3本来想写备香的但是由于po用孙尚香队友刘备打龙被团死了生气先写瑜乔x
小学生文笔:x
ooc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