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你好这儿鹿白/路逍遥.
是个Coser
偶尔写文
混圈杂

【雷祖】藏不住的是年少欢喜.

*私设巨多.

*没啥脑洞.

*OOC慎入.

私设雷祖俩自小就认识.
那么.Go.
——

00.雷德.

实验机体090.雷德.
消毒水的刺激性气味和营养液的奇怪味道混合在一起.实验室里躺着无数机体.
少女赤足悄声进了这个偌大的实验室.
“他们跟我说这几天会有新的人造人醒过来呢..”
“这回又会是谁呢.”

“哟.”
“哪个小姑娘擅闯了实验室啊.”
“翠绿色的头发.赤足.干什么背对我啊.真是好奇长什么样.”
“啧..这个保护箱.离开启我还有一段时间吧.”

少女似乎是在整个实验室寻寻觅觅,除了保护箱实验室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要不休息会儿吧.”

落日的余晖洒入冰冷的实验室试图给它染上一丝色彩,少女翠绿的长发在光照下熠熠生辉.
玻璃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少女微合的眸子猛的睁开.条件反射般的握紧拳头.微皱的眉头衬着好看的眸子.光芒散射在眸子里星星点点.
雷德是自己破箱出的.
赤色的头发被光照的霎是耀眼明亮.少年头戴黑框眼罩蹲身屈膝半跪在碎了一半的保护箱上.打着哈欠带着倦意抬眼望向眼前受惊的姑娘.

“嗨.我叫雷德.第090号实验机体.”

雷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没猜错.这姑娘好看.真是好.一醒来就有好看的姑娘虽然这么说总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早熟.
“谁理你.”
就见少女转身欲走.拾起来时带着的小帽垂眸欲语思考片刻没说出口回头递了雷德一个眼神大步流星的朝门口走去.
“喂喂——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礼貌不是应该我告诉你名字你也告诉我吗!”
雷德承认.刚少女那一个回眸看得年少无知的自己没有的心脏骤然收缩了一下.本该无情无义只作为杀戮机器而被创造出来的人造人第一次有了情愫的种子落下开始生根发芽.

“祖玛.蒙特祖玛.”
少女用仅自己可闻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身影在实验室的大门处停滞了片刻,回眸望去,少年站直了身体阳光四散从他的身体透过.抱头略歪,踢着身侧的玻璃碎渣,饶有兴趣的看着离自己略有些距离的少女.

“呸.谁要理你了.”

01.蒙特祖玛.

她是被强制带到实验站的.
被发现的时候她一个人赤足站在森林里,背对着围站在她身边的人儿.背手手指绞在一起,姣好的面容迎着阳光.

“你们,经历过死亡吗.”

少女无征兆的话语划破晴空,毫无生机的声音有些刺耳.少女回头望了望身后的人.祖母绿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丝本能的恐惧.这些人脸上没有温度.只有贪婪.
“真是一块完美的杀戮因子.”
“啊哈哈.这回的可以代替之前那个了呢..”

“不..不不要——!!”

尖锐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山谷.再后来,这片山野再也没有一个名叫蒙特祖玛的姑娘光顾.
每天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习惯了的测验,从她的身上榨取一点又一点的利益.将这些东西编号克隆.
僵硬且逐渐麻木了的神经再没有了年少本该有的神气.唯一支撑着她活下来的就只有重振氏族.少有的交流使她养成了日记和时而自言自语的习惯.

直到那天鬼使神差的进了实验室.

那个名叫的少年就像一道逆光,在她窄小单调的生命里横冲直撞,说不上喜欢只是将单调的世界打开.她第一次觉得生命好像有了意义.
他的坏笑混着三月的明媚在她眼前夺目光彩.揣着手抱着头一举一动神气的样子,她好像听到了心跳.

“嗨.我叫雷德.第090号实验机体.”

谁理你了.
神气个什么劲儿啊.
刚醒来就得瑟.之后看你再得瑟得瑟.嘁.

可鬼使神差的她开口:
“祖玛,蒙特祖玛.”

不知名的情愫在喉咙里生根发芽.

——
不知道有人看雷祖吗..
有的话再接着写吧.
我这个垃圾文笔..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