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鹿白/路逍遥.
🍓

【雷祖】藏不住的是年少欢喜.01

*私设巨多.

*没啥脑洞.

*OOC慎入.

雷祖那么好啊呜呜呜.
现在大概就是15-16岁的样子吧.
那么.Go.
——
01.

到了年纪的孩子都会被送入一个特殊培训基地.大概全科被分到一起的概率小到基本为零也被祖玛和雷德碰上了.
“祖玛我们好像是一起的哎——”
“祖玛你去哪.”
“祖玛你理理我?我一个人像单机小游戏一样的.多无聊.”

“不理.”

“我就知道祖玛可爱.说不理还不是回应了我一句.”
雷德抱头哼着小曲自顾走在人身边.磨磨唧唧地假装着迷路不认识自己是个这是哪哪哪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
他的心情很不错.能被分到一起说明还是有缘分的.自从在实验室有过一面之缘以后,除了能在手术室和检测室看到祖玛,看到祖玛忽而闪过惊恐的祖母绿的眼睛以外.便再没有任何交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意,没有来的看到她躺在手术室冰冷的床上开始会痛心.不是说好人造人没有情感曲线的吗.
看起来是个好机会.到了年纪自然会被带到这个训练基地.他俩 好像都是做特工的呢.
在发呆的过程中祖玛就走远了.神经大条的雷德有些欲哭无泪.

“笨蛋.”
“又不是谁都可以像你那样活得简单.”

靠着冰冷墙壁的人儿微颤的身躯染上了一层灰影.少女捂唇缓缓蹲下.长期以来对身体的超负荷工作给她埋下了祸根.实验室的人,只会对她榨尽最后一丝利益.
“嘁..”
试图甩开雷德只是为了不让他看到脆弱的自己.这家伙,只会给自己惹麻烦吧.失落感奔涌在心头殊不知眼前已经多了四道身影.
“让开.”
声音的主人带着丝不驯与轻佻,祖玛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海盗团的四个人站在巷道前.窄小的小道是没法让两个人同时过的.而自己恰巧挡在了中间.
“..”垂眸不语眼底多少带上了丝不屑.神气个什么劲.站直了身体睁开眸子嘴角微微上扬,不是很喜欢惹事的性格让自己又重新安静下来退出来让人.
“喔..还是个姑娘呢..真没意思.”殿后的人语气上扬最后一句话明显带着些讽刺意味.

“你这惹人厌的语气和看不起人的态度..真是让人不爽..”

雷德握紧了的拳头和轻抬的下巴脸上写满了不悦.伴着话语声的停滞站定在那人面前仰起了拳头.

“雷德.”

冰冷而有些许尖锐的少女的声音刺破了他的身体,愣在半空中的拳头显得有些无助.眼见的祖玛翠绿色的长发带起阵风试图掩盖住眼底的虚弱,匆匆回头打算离开不再理人.

“喂——祖玛!!祖玛你等等我!!我不打架了!!你让我跟着你呗——!!”
雷德反应迅速的收回了手几个小跳轻松的脱离事发现场留的海盗团四人独生闷气。
“我就是不想看到祖玛被欺负..”
“祖玛去哪我就去哪.”
光亮从窗台口洒进来.暖意给过往的人镀上了一层金边,倦意袭人,慵懒的午后本就应该留给睡觉打发时间.
“希望吧.”
雷德承认,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祖玛疲惫的样子.祖母绿的眼底忽闪忽闪的飘忽着虚弱无力.雷德以为自己会拣个大便宜如果祖玛倒下他就能展示展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事实证明.
他猜对了.
“祖玛——??!!喂喂你醒醒!!”祖玛一回头发现自己眼前发黑,下一句话之后搭着墙壁就倒下去了.雷德顺势挽住人腰,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身高没惹什么大问题,大概从来没扶过人没帮过人程序设定好像也没这种设定的雷德姿势僵硬的把人送到了医务室.窗外明净的光铺洒在两人身上,雷德托腮认真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面容姣好,鼻尖的绒毛细数可微,轻颤的睫毛说明睡的并不安稳.

“还不是因为喜欢你..”

嘀咕的声音宛若游蚊,倦意轻悄的在空气中弥散,雷德是抱着一种希望祖玛一觉醒来就发现我在她身边肯定会很安心的心态趴在祖玛床沿边入睡的.

最后是雷德压住了祖玛被角祖玛在挣扎翻身时两人同时醒的.
“喔祖玛——”
哈欠连篇也不忘记给人先打个招呼,醒来时已然是夕阳西下.凉意随风飘了进来卷得雷德刚醒的瞌睡就没了.
“你知道.实验室的人——”
祖玛垂眸抱膝靠在床上,祖母绿的眸子随着难得有一丝情感波动的声音荡漾的摇摇曳曳.
“我对你的过去不感兴趣.”
“但我对你的未来—— 祖玛??好歹听我说完嘛!!”
自以为耍帅成功的雷德眼瞅着祖玛抱着被子扭头就又倒下了拉着被子捂着头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

真是笨蛋.
我好不容易想跟你说说说话.

——TBC.——
我大概是真的想到哪就写到哪(。最后大概会变成个中长??
雷祖!!
哭着喊着说雷祖好(。
有人看就好啦!!之前还有个00.没看的可以去看看就在动态下面一篇.手机没法网页(。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