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鹿白/路逍遥.
🍓

【雷祖】藏不住的是年少欢喜.03

*私设巨多.

*没啥脑洞.

*OOC慎入.
前面的翻动态.

——
03.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被改造或者无法修复祖玛你会想我吗.”
“...喔.”
“祖玛你好冷淡喔!!”

-想啊.怎么会不想.你是笨蛋吗.

-喔祖玛是这样想的吗..

可她从没想过这天到来的会如此之快.快到有点令人意想不到.

这次的任务有些特别,是要做暗杀.虽说叫暗杀可是到了嘉德罗斯嘴里好像就成了明杀.
什么暗杀嘛.从名单里划掉一个名字还需要这么优雅的说法,真是麻烦.指派个任务还遮遮掩掩的.
但从所给的任务目标信息上来看是个聪明人.懂得布防会用战术.来头没有说明似乎也不小.他们这些做特务的对杀的人不感兴趣.只是注重如何成功完成任务在这条路上保命.干特务的无疑都是各行业上的佼佼者,超强的耐力与续航能力是必不可少的.
可惜这回,
有人冲动了.

一如既往的嘉德罗斯走前面沉着个脸往前开路,空气中流动着不安的味道,眯眸曲指打了个响指风刃所及之处遍地都是小型隐形红外线探测仪或者摄像头.
“渣渣..”
雷德和祖玛跟在后面就见翻起的探测仪和摄像头.
这些探测仪和摄像头出现的时候,祖玛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元力武装.周身散发出一丝恐惧的味道.
她认得这些机器.
就是这些机器作祟,她才会在密林深处被找到.这群人又来了,他们到底想带走谁.他们到底想从我们这群人身上榨取到什么.
“祖玛??祖玛??喂喂.”
略微有点僵直的身体带入恐慌的深渊,记忆深处的扭曲在大脑中应声爆炸.雷德抱头一个人絮絮叨叨往前走却发现身边的人似乎矮了一截,有什么东西在她心中炸开了.曲指试图弹人一个暴栗让人回过神来,刚探出的手转瞬间被身旁的人握紧了手腕举在头顶.
“我没事.”
压低了喉咙试图发出的颤抖的声音,握紧人手腕的一只手收势放下.而另一只手却在暗处握紧成了拳头.

“到了点了.按照任务情报,这次的任务对象就在这栋小宅里.夜黑风高好行事.跟紧了.”
站在据点嘉德罗斯简单的说了说任务内容提棍大步流星的就往楼里面闯.进去之前还对着门口顶上的摄像头不屑轻蔑的笑了笑.

那哪是摄像头,那是机关.

“小心——!!!!”

在爆鸣声中尖锐的女声划破了整个夜色.记忆深处的东西响起了共鸣,炸裂声在大脑中划开一片空白.本能的尖叫声和大吼刺痛了自己,明明口上喊着小心行动却僵直在原地.
“祖玛?!!发什么呆啊啊啊啊!!”
拦腰横抱起呆愣在原地的人几个小跳抓着石板翻身跳离爆炸波及的地.地面应声坍塌,由于之前嘉德罗斯走在前面三人被地面的裂缝强行分开.
雷德的脸色有些难看.
“什么人啊..取了老大回去还逼得祖玛在战斗中发呆.”
“实验室.他们回来了.”
由于在翻滚和各方面原因导致下,祖玛的头盔掉了翠绿色的长发迎风飘扬,祖母绿色的的眸子里翻滚着波涛汹涌.被放下来后抱膝蹲坐在地上,雷德又一次看到了那种无以言语的惊恐表情.
“老大自保我觉得是没问题的,问题现在就是任务了.”
对嘉德罗斯的信任是满分的,可是对任务是犯起了难,组长不在,总不能当个逃兵回去,太丢人了.
“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
元力武装解除后的祖玛眼底散发着淡淡的阴郁,嘴角略微抽搐是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的阴影.

“喔..看我找到了谁,这不是我们亲爱的祖玛和我最心仪的作品雷德吗.”

阴影处走出来的人和熟悉的声音压榨着祖玛最后的一丝理智,血丝在眼角蔓延翻身弹起后一个箭步之间转瞬冲到来人面前手扣住人脖颈力量逐渐加大.
“谁..和你这么亲热了.你们这群混蛋.”
“喔喔..这可不好看,没有元力武装下你也敢这样横冲直撞到..我面前,雷德呢.”
小腹处被黑洞洞的枪管口抵住,被扣住脖颈因为缺氧而面色潮红的人断断续续拼凑出一句话手在衣袋中颤抖的拔出枪抵上祖玛小腹.
“闭嘴.在你开枪之前我就让你闭气.”
“喔喔是吗..真真厉害呢.”
“放开她!!!!”回过神来的雷德面无表情翻身借力弹起小跳应声从侧面踢掉人手中的枪手腕一翻接住由于惯性向后仰去的祖玛.

“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们老大就在楼里.这个楼是个局,出不出的来是一回事.我手里的控制器我只要按下去,这个楼就会应声炸响.什么东西什么原理我不用说了,蒙特..祖玛你应该是知道实验室的手段.”
“你..你混蛋.!!你们要什么,从我身上拿就好了,为什么要伤害他们.”
“嘁..跟我玩俄罗斯轮盘赌吧.输了的死.赢了的..再说.别想跟我谈条件.”
雷德只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在保护他,该死.明明应该是我保护她才对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他们到底是有什么纠葛.怎么会这样.

——TBC——
拉线歇会儿..
俄罗斯轮盘赌很有意思x腰酸背痛腿抽筋让我卡一下(。
希望有人看看雷祖(。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