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鹿白/路逍遥.
🍓

【雷瑞/ABO】俄罗斯轮盘赌.1-2

就是想给雷瑞打尻.
雷A瑞O那种.
之后有车*
私设多慎入*
雷瑞真的好.爱他们.

1.
阴冷窄小的巷子里却是灯红酒绿.小酒吧里不乏有聚众赌博或者抱臂刮蹭着下巴看热闹的场景.闷声闷气的酒吧里酒味熏人.
“嘿老大这回给你带来的货可是个重头戏.”
酒吧里窝藏在阴阳中的一伙人话语里阴风怪气的不难听出他们似乎在做什么交易.
“喔..希望别让我太失望吧.”
瑰红色的眸子在阴影中泛起玩味的笑意,轻佻上浮的尾音勾起一丝好奇.
旁边的人打了个响指帘下出现的人影使得坐在阴阳中的人眉毛不禁上挑了一下.

“嘿我看到的是谁.堂堂大赛第二也会有被困住的今天?”

帘下出现的人银白色的头发绛紫色的眸子扑朔迷离,被胶布封住的唇与微微上下起伏的胸腔呼应着,双手被禁锢于身后,半眯着的眸子里写满了嫌弃.
雷狮确实有些意外今天被带来的猎物.
舔唇起身小声轻赞一句走近人俯身钳住人下巴逼迫人抬眼正视自己.
“格瑞..?你说是不是惊喜呢.还有你那粘人朋友金呢.可笑.”
扯掉胶布后的唇轻微颤抖着,垂眸懒得搭理雷狮的揶揄性打趣.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热感期时被人撞上确实麻烦有些大.少有人知的,大赛第二是个Omega.
格瑞不喜欢酒味.尽管刻意压制可抑制不住的Omega的信息素的释放,微微甜腻的香气卷和着空气中的酒味混杂在一起.
雷狮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更何况信息素是烈性伏特加.Omega的信息素对Alpha的吸引程度相当强力更何况碰上了一个正处于热感期的Omega.
淡淡的甜腻气息引得雷狮有那么一丝的诧异.啧,大赛第二怕不是是个Omega呢.玩心大发的握准腰间的左轮手枪,入手旋转一周抵住人额头轻笑着说.
“和我玩个游戏吧.俄罗斯轮盘赌.”
“凭什么.”
“嘁..你现在可是在我手上.看你这样子,也不怕我把你强上?”
尾音上扬的语气刺入格瑞的大脑神经,雷狮知道他是O了?不.不会的.为了躲掉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开口任了.他知道这个游戏,残忍的剥夺与无尽的刺激.
“好..”
“要是你赢了或许我可以考虑把你给放了.”
子弹进入六槽中上膛的声音仿佛盖过了酒吧的鱼龙混杂.清晰的上膛声传入格瑞的耳间,被松了手腕上的绳结后坐至人对面的位上.活动活动捆久后有些红肿的手腕紧接着就是面前推来的手枪.
“你先.”
雷狮玩味的笑容刺激的格瑞原本有些昏沉的大脑一阵激灵.屈指扣紧扳机缓缓置于太阳穴下空弹的声音混杂着沉溺的空气入侵有些缺氧的大脑.缓缓放下手枪转手递还给坐在对面的人.
干净利落的枪响空弹嘴角带起笑意雷狮盯住人阴晴不定的眼底霎是有意思.
紫色眸子的眼底翻卷着波涛汹涌,原本平稳的双手在酒味的压制下变得略微有些颤抖,扣紧扳机微皱眉头空弹的声音与子弹卡入枪机的声音同时炸响.微松开的眉头表现出人内心的放松.

“你输了.”

略微有一丝诧异的神情从雷狮脸上滑过.接回手枪把玩着枪身嘴角的笑意不卸,反而愈加浓厚,抬手眯眸扣动扳机子弹擦着格瑞鬓角前的碎发应声擦过.格瑞耳畔流下的血丝吃痛让人不禁闷哼出声.

“喔.这样啊.子弹现在出去了,算谁的呢.”

2.
格瑞合眸闭目养神假装没听到雷狮的反问嘴角下撇脸上有一丝的不悦.
-啧..跟流氓地痞果然没什么好交流的.
起身的声音被喧闹嘈杂的酒吧声音掩盖了,待得格瑞再睁眼时发现眼前的阴影抬头却见雷狮放大了的面孔在自己眼前.雷狮抬手钳住人下巴,拇指轻触人唇上勾勒出人唇型稍用力逼迫人抬头与自己对视.

“没有绝对的赢家,第二名.”

低头惩罚意味的轻咬上格瑞的上唇,唇间传来的温热触感引得Omega本就敏感的身体一阵激连的轻颤最后有些僵直.不安分的手随着格瑞的脊背往下走停在人腰间流连,轻悄撬开人牙关,带着侵略性意味的舌尖在人口中缠绵勾住人舌强行唤起反应宣示主权一般.
本就略微有些供氧不足的大脑逼得格瑞一时脸微涨红微合的眸子里有动摇的影像,默认性接受了雷狮在自己口腔中的肆虐,不由自主的轻哼出声,大脑一时恢复一定清醒推出人舌拉出银丝微微偏头握住雷狮缠在腰间的手.

“过分了.”

“喔.?哪过分了.看你这样子不是很享受吗.”

瑰红色的眸子里带着玩味手抵在人头顶抵住人额头顺着向后附去搭在人颈窝处轻嗅出人散发出来的甜腻的淡香味.

“第二名是个Omega是个不错的情报呢.”

话音未落后颈传来的微弱的刺痛感刺激得格瑞本有些发昏的头脑一阵清醒过来.后颈最为柔软的地方被侵袭,腺体所不断散发出来的独属于Omega的味道刺激着雷狮的鼻尖,张嘴露出的虎牙带着霸占的意味在人脖颈上留下痕迹.
“唔..?!”
刺痛感与身体上的渴求直剜心尖,无法压制的焦躁刺激得格瑞不得不仰头缩颈,白皙的脖颈带起好看的弧线,仍然沉浸在被识破Omega性别的他无暇顾及雷狮的肆虐.
“你是选择性无视我说话?”
闻见人逼迫自己压制住的声音有些不满,扣住人双手低头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散发出的信息素独有的味道是另一番的汹涌,瞅见人面色潮红却咬牙坚持的样子反手紧握住人手腕心情是一片大好.
看大赛第二名也有今天这样欲求不满的表情也是很有趣的.
舔唇微眯眸子欣赏着人憋屈不整的样子雷狮内心是悠闲愉悦的.
-嘁..看这家伙能撑到几时.

“滚开..”

虽是面色潮红咬牙的样子却硬撑着一口气憋出一个滚字在Alpha信息素的压迫下一句话之后格瑞逼迫自己稳住身体里的气流意识里仅存的清醒告诉着他不能任了眼前这个人的宰割.长时间靠药物抑制热感期的爆发导致在雷狮的挑衅下身体上回答的速度似乎比他本人更快.
单薄的字眼最容易加速撩拨进度.

“格瑞现在的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处境吗..这么好的猎物..我怎么会放过.”

附在人耳畔低声轻语,轻佻上浮的尾音带起不屑.手开始四处游走,情欲在胸口燃烧,信息素包裹着格瑞周身,无法适应的酒味混杂着独属于Alpha的味道让他喘气声越来越剧烈.酒吧内识趣的灯光黯淡了下来,周围人识趣的离开,对猎物的出击对雷狮来说,才刚刚开始.
环住人腰身抱起抬坐在沙发上迫使人跨坐在自己胯上,撩起衬衫在格瑞胸前红缨上滞留,指腹玩弄按捏着直至红润挺立为止.

“啧..这不是反应很大的吗.”

“闭嘴.”

原本冰冷的声线在人的挑逗下少有的带上了一丝颤抖,雷狮另一只手甩开人和自己的外套,白皙的皮肤与匀称的肌肉带出好看的曲线.在被Alpha信息素折磨的死去活来以后格瑞略微有些放弃挣扎,沉默片刻遵照了身体给出的反应..

“要做就快点.”

人一时的听话使得雷狮眼角闪过一丝惊诧.
“急什么.我有足够的时间陪你慢慢玩.”

——TBC——
拉线卡会儿(。
我写的什么垃圾玩意(。
还是希望有人看.
有人看就有动力把后面的车码完(。.
大半夜的更一篇.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