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鹿鹿白-

你好这儿鹿白/路逍遥.
是个Coser
偶尔写文
混圈杂

【瑜乔】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你。

“你盛装出席之日,我定迎娶。”

#满口玻璃渣系列么么哒#
#虐乔不虐瑜 呸都虐#
#辣鸡文笔orz#

No.1 乔
她是生来的魔星。
天生的魔力与睿智,无拘无束,看起来柔弱的小女子,却拥有匹敌万军的力量。
没有成为姐姐那样优秀的女性也无妨倒是自成了一派。
人人都笑她的乐观,认为她是个被惯坏了的女孩儿殊不知他们所认为的女孩儿却悄悄成长为能震慑对手的大姑娘。
大概没几个人愿意亲近她,除了他。

No.2 瑜
他与生具来的控制力与领导力,让他走向了战场这个不归路。
面对他冰冷的面孔之下无比颤抖投降,他是个身披众恶之血的人儿。举手投足之间无比彰显着大都督的豪气范儿。
他说他坚不可摧。不管是内心,外心还是别的。
落下了许多诺言等着实现,他一心却铺在疆场错过了许多。
直到遇到了那个姑娘。

No.3战场之上不分男女!
沿海地区蔓延传起的怪病引的阵阵恐慌随之而来的暴乱无法抵挡,下派周瑜前来镇压。
兵荒马乱用在这儿也不为过,人们脸上写着的恐惧与他们的心跳混合在一起空气中跳动着复杂的情绪。周瑜一幕幕看在眼里,这个铁血大都督也无不为这番场景动容。
“染上病毒着,皆杀!”有限的财力人力物力无法让所有的民众得以脱身,周瑜眉都不皱的下达了去除病源的命令,转身去向下一处。有的人不满跳起来口里满口胡言,咒骂声此起彼伏。
周瑜站在江边一人叹气自言自语:“若是能救天下人何不去呢…?但为救小家而失大是不谋之策啊。”
江边雨雾缭绕,少有的湿润天气润的周瑜烦躁的内心也安静下来。江边还有几户人家亮着灯不免引得周瑜皱了皱眉。
见着就看到有个姑娘破云踩雾的朝他走来。淡粉眸子里闪现着不悦的目光。
擦身而过时周瑜只觉鼻息间缭绕着淡淡的花香。接着就是一句:“都督,你别太得意了。”少女拎着和她身材比例不太一样的扇子和他擦身而过,不作停留往他来的方向去了。

扇子一开一合,她收了一个斩杀病源的官兵,原本清亮澄澈的眸子里亮起了不悦的杀机。
扶起病源,微笑着回一句:“快走吧,离开这儿。”
等周瑜愣愣的从江边反应过来再赶回来时,小乔已不知救回几个,他没想过一个柔弱姑娘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还有强大的能力。而这姑娘根本无视了他抬手就是一阵风举扇就是一顿狂扁。
“把她带走。留活。”
黑黑的人影围绕着少女埋下了陷阱,待她踩入就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黑压压的大牢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大都督把自己带来了这儿,索性也不睁眼就这样睡过去,明明知道他人就在那可偏是不愿理。
“你醒了就别假睡了…。”周瑜难得的满头黑线。
少女翻身坐起歪头冲他嘻嘻一笑,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很没形象的在陌生男子面前活跳脱跟着也黑线起来。
“你是谁。”
“小乔。”
“你难道不知道应该除去病源才能带走别人吗?!你以为你是谁啊,能救所有人。”
“你难道就不想救他们?难道你就愿意看着他们恐惧的表情而无动于衷?”
“你个小女子懂什么?”
“战场之上不分男女。这是家族教会我的,大都督,我说了,你别太得意了。”黑压压的牢房间少女明眸皓齿映的周瑜一阵心乱。
在几番争辩下周瑜答应了她的空气传染理论,小乔脸上泛起了桃红,周瑜坚韧的心第一次觉得这姑娘甚是可爱。

No.4我不相信别人,我只相信你。
平息了这场动乱小乔弯眸冲周瑜笑,平生第一次邀请一个人为她留下:“周瑜,要不…你留下来吧…?”
“好。”他甚至没有想过国家是否会对他召回只是这个少女的一颦一笑就引得他落下了誓言。
谁会满人意?周瑜最后还是没有留下在收到召回令后在棉布上题下一笔:“你盛装出席之日,我定迎娶。”
“你不会回来了…对吧?”哑然失笑。
尽管如此,小乔第一次为自己开始绣起了嫁妆,第一次眼眸中流露出温婉的神色。
“说迎娶…骗人的吧。”

总有人谣传周瑜大都督死于赤壁之战的事儿,初闻时小乔不以为然,渐渐传开了总有人来敲门问她:“周…都督是不是…?”
“闭嘴?!!!!!”
闭门却是小乔独抱着一直单独放在柜子里的嫁衣无声的落泪。
“你不是说,要娶我的吗…。我还在等你呢…。”
只身一人去了吴国,也没逢人就问周瑜,一个人悄悄的混进了军营被当年的官兵给认了出来。
“乔啊。”
“都督已经走了,那个…墓…。”
少女瞳孔逐渐放大,人后半句都没听清转身就跑开,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不停的跑,身着华丽嫁衣的她,高高的鞋跟与华服古典精致的妆容映的亮色。最后停在了一个矮矮的石碑前。
“周瑜大人…。欢迎回家…?你回来啦…。”
“小乔,小乔有很听话的呀这些年…。”
“你知道吗。我真的…。”
“真的很喜欢你呀…。”

“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你。”
“你也给了我最真诚的回应。”

矮矮的石碑上铭刻着周瑜,字公瑾。
矮矮的石碑前身着嫁衣的少女环保着石碑落泪,小乔。

END.
我不管瑜乔就是好好好!!!

评论(2)

热度(13)